物理与材料科学学院

潜心教学 陶铸人才 —— 我的导师姚启钧先生

发布日期: 2014-09-10   作者:  浏览次数: 421

作者:宣桂鑫



【小传】


  姚启钧(1904.4~1966.8),上海金山人,著名物理学家。1928年7月毕业于上海大同大学理科,先后在国立暨南大学、广西大学和重庆大学、上海交通大学、上海市工业专科学校、吳淞商船专科学校、上海航务学院、大同大学任教。1950年2月至1952年9月任大同大学物理系教授、系主任。1952年10月院系调整来到华东师大物理系任教,被评为物理学二级教授。1957年参加中国民主同盟。


  姚启鈞历任上海物理学会理事、中国物理学会<<物理通報>>编委。毕生致力于物理教育和研究工作。他曾受教育部委托于1956年9月在国内首次创办二年制“普通物理研究生班”,培养了20名骨干教师。1960年被评为上海市文教系统先进工作者。


  他发表《偶极辐射场的图像》等多篇理论造诣很高的学术论文;翻 译<<W.H.Westphal,Physik>>高等物理学三册,于1938年5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他编著的教 材<<光学教程>>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后,  在国内众多的光学教材中独树一帜,多次再版,评价很高,在全国高校物理和光学专业中广泛使用,受到大学师生的高度评价。


【名言】


清清白白做人 认认真真教书 —— 姚启鈞


  1955年起,我师从姚启钧教授,十年期间,我深受先生的教益和熏陶,而今回顾,先生的音容笑貌宛若眼前。正是姚老师孜孜不倦的言传身教,使我感悟到人生之本、治学之道,引导我从迷蒙走向成熟。如今,恩师离开我们已40多年了,但是他的许多感人的往事,至今历历在目;他的许多殷殷的教诲,至今声声在耳。


  姚先生对华东师范大学物理系的教育发展和学科建设,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的功绩将永远铭刻在华东师大的历史上。先生处世为人的高贵品格,渊 博的学识、卓越的才华和儒雅的风度,赢得师生们的敬重与爱戴。我们永远缅怀姚启鈞先生,他那潜心教学、陶铸人才的高尚人品,激励着一代代后学奋发向上。


立足讲台 潜心教学


  姚先生忠于人民的教育事业。他视教师的职守为生命,视教师的道德为灵魂。


  对待教学,姚老师一向一丝不苟,呕心沥血。他对讲台充满着崇高的职业情感。无论是为本科生讲大课,还是替研究生授小课,他都充分准备,精益求精,赢得学生的赞扬。


  姚老师长于启发,能把一个复杂的现象和深奥的原理讲得清清楚楚,不仅让人明白,而且能启人心智。他对学生循循善诱的作风,体现了一个教师对学生生命的敬畏与人文关怀,这正是姚老师人格中最可贵的品质。


  凡是听过他讲课的学生,都特别有感于他的启发式教学方法——生动活泼,条理清楚,深入浅出,引人入胜。他的这种严谨的治学态度和作风感人至深。凡是与他接触过的人都永远不会忘怀,并从中终生受益。


  由于姚启钧先生为人平易近人,待人诚恳热情,乐于助人,加上他那教授方法和风格与人不同,同学们都愿意接近他,常常在下课之后,许多学生围着姚先生问长问短,请教各种问题。在读书时,同学们喜欢找他;毕业离校后,很多同学都愿意去拜访他,问暖问寒,咨询学问。他的许多学生后来在教育界和科技界做出了卓献越贡,中国科学院薛永祺院士就是其中之一。


  先生渊博的知识,对物理的透彻理解,精辟的论述,高超的授课艺术,生动的教学语言,加上高质量、高水平的演示实验,像磁铁一样强烈地吸引了 青年学生。尽管姚老师已经是资深教授,但他每次上课都经过充分备课,收集翔实材料,不断更新教学内容,他的讲义从来都可以说是与时俱进。他亲自给学生上习题课,解答同学们学习中的疑难问题。他告诫同学们,读书要三会:要会听课,找到重点;要会看书查书,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要会联系实际、融汇贯通。


  他告诫青年教师要搞好教学工作,要有真才实学,教学内容要少而精,要善于启发学生,要悉心培育人才。


  他告诉有志于科学研究的青年学生,科研工作最大的特点在于探索未知,必须有所创新,要能够沉下心去,甘于寂寞,要在学术上要能够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他提倡大学的教学和科研要结合起来,做科研的人要教书,教书不仅能够传授给学生知识,也能促使自己学习更多的知识,教与学可以相得益彰。


  他鼓励青年教师在自己的教学与科研基础上编写教科书,推陈出新,写出独具风格的教材。姚先生一贯言传身教,以言传道,以身立教。他满腔热情地与同事们一起忙着教书育人,严肃认真的教学态度,诲人不倦的精神,深厚广博的知识,在学生们有口皆碑。


  1959年,我在华东师大作为助教跟随姚先生为本科生讲授《电磁学》和《光学》课程。姚先生有丰富的教学经验,对所要讲授的电 磁学和光学了然于心,完全可以厚积薄发;但他每次授课前,还常常备课到深夜。姚先生经常教导我,作为一名主讲教师,要认真备课,吃透教材,提取精髓,掌握 前沿,授课要从学生的实际出发,切忌“照本宣课,满堂灌输”。


  姚老师和我们一起研究电磁学和光学的教学改革问题,以期不断提高教学质量。我亲眼看到姚老师撰写的讲稿,内容十分详尽,并专门设计了板书; 条理分明,结构严密。课堂内,学生全神贯注,时而思索,时而笔记,被讲课内容深深吸引,普遍反映“姚先生出口成章,物理图像清晰”。在姚老师编写的教材中,十分重视渗透思想教育.培养科学的世界观、价值观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观点。他认为,要让学生科学地认识不断变化的自然界和社会,培养他们探索科学的兴趣和勇气。


  例如在光的本质教学中,始终贯穿着一条红线:光的干涉和衍射现象及其实验事实揭示了光的波动性,但是还不能由此确定光是横波还 是纵波,光的偏振现象及其实验事实则是判断光是横波最有力的实验证据。光的发射、光电效应和康普顿效应等又充分有力地表明光具有微粒性。因此光既是波(是 某特定波谱范围内的电磁波),又是粒子(是某特定能量范围内的光子),即光具有波粒二象性。循着这样一条认识路线,能使学生感悟,科学的定论必须有充分的 事实依据,在人类认识的长河中,只可能步步推进,不断深入。


  我至今记得姚老师扶持我第一次登上讲台的情景:一次又一次地修改我的备课讲稿,一次又一次地关在物理馆三楼听我试讲。当我完成讲课任务走下 讲台时,姚先生紧紧握住我的手表示认可,我流下了感激恩师的眼泪。此久,姚老师接到任务,要编写上海电视大学教材。他鼓励我、信任我,让我继续本学期余下 的讲课任务,帮我度过了在华东师大最重要的教学关。


  姚先生受教育部委托,于1956年9月,首次在国内创办了二年制的“普通物理研究生班”。年近花甲的姚先生全力投入,在两年内亲自指导20名研究生。他严谨的治学风格,独到的授业方式,令后辈学子们倍受教益。


  姚老师将具有重要教学理论和实践的课题,作为培养研究生的手段。研究生们经过两年的研究与历练,在姚老师的循循指导和精心指引下完成了学业,成了各高校物理教学的骨干。姚先生曾经说过:“值此年过五旬,我最大的心愿是祈望我们老一代知识分子开拓的事业兴旺发达,后继有人……”恩师哺育、扶持后辈学子的赤诚之心,令我们感动不已。


苦心专著 造福后人


  经教育部委托,姚启钧教授受命编写<<光学教程>>。我作为姚先生的助手,在编撰<光学教程>>的过程中,深切感受到姚先生扎实的学术功底和精湛的文字表达能力,更是沐浴在姚老师那种崇高的思想境界和敬业忘我的奉献精神之中。


  上世纪60年代前期的四、五年中,在姚先生指导下,我参与了《光学教程》的编写工作。那多少个日日夜夜,我目睹了年过半百的姚 先生伏案写作到深夜,字斟句酌反复推敲,为了一个观点,多次查找、核对文献,为一道习题的准确表述设计各种方案请学生试作,他呕心沥血,不辞劳苦,不厌其 烦。先生多次语重心长地开导我,教材是教学之本,不可有一点疏忽,不能有一丝马虎。《光学教程》是一份开创性的工作,一定要以事业为重,以高度的责任感完成任务。


  姚先生身体力行,身先士卒,不顾年迈体弱多病,逐字逐句地审核样稿,从物理概念、资料更新乃至文字表达、标点符号,都一一具体指点我。遗憾的是,60年代中期,初稿既定,浩劫来临,书不仅无望出版,姚先生也冤赴黄泉。每每怀念至此,令人潸然泪下,可痛也夫,可悲也夫!然而,科学的春天毕竟是来临了。


  先生未竟的事业一直鞭策着我去全力完成。多少年来,我们一直倾注于《光学教程》的完善。1982年,《光学教程》由高等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我们终于可以告慰姚先生的在天之灵,你呕心沥血的赴难之作《光学教程》,在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摆上了高校物理系莘莘学子的案头,为学生走向未来奠基。


  姚先生原著的《光学教程(第四版)》,已被公认为物理专业的精品教材,巳被译成蒙文。该教材由于姚启鈞教授打下的扎实基础,凝结着姚教授和 其他教师的数十年教学和科研的经验,目前已广为几代教师所熟悉,拥有良好的教学适用性。作为姚先生的继承人,我们根据光学学科的发展和光学教学改革的实 践,与时俱进地进行了三次修订,以更好地适应培养经济全球化的创新人才的需要。


  作为国家“十一五”重点规划教材和高等教育百门精品课程教材选题计划项目的《光学教程(第四版)》,具有不少突出的优点.该书内容涵盖经典光学的主要原理和应用,并适当介绍了现代光学的基本原理和应用。


  是姚先生首先赋予了教材的严谨的科学性。第四版中,我们除了保持原教材在基本知识、基本概念、基本规律的阐述方面严格和正确的特色外,还加 强了教学内容的现代化。书中引进了现代光学的新成就,在讲请理论知识的同时,还注意与科学、社会和技术的联系。该书内容涵盖经典光学的主要原理(干涉、衍 射、几何光学基础、光的偏振、光的吸收、散射和色散)和应用,并适当介绍了现代光学的基本原理(光的量子性及现代光学基础)和应用。使学生理解光学和实际 的关系,提高学习兴趣, 以适应师范院校使用该教材的需要。除了编制主教材《光学教程(第四版)》外,还构建以主教材、《光学教程电子教案(第四版)》和《光学教程学习指导书(第四版)》的光学资源库,为一体化集成设计立体化教材提供开放性平台。这一切正是延续了姚老师的一贯的教育理念。


  在没有姚老师的日子里,我始终感受到恩师的教诲,恩师一直以期待的眼光注视着我,期盼着我的成长与发展。


  2008年11月16日,我应邀出席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发起,全国高等学校教学研究中心、全国高等学校教学研究会、教育部高等学校物理学和天文学教学指导委员会、中国物理学会教学委员会、高等教育出版社共同主办的第四届“大学物理课程报告论坛”, 论坛以“建设高等教育强国中的基础物理教学——教学方法的改革与创新”为主题。来自全国29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高校物理教师500余人参加了本届论坛。


   通过教师现场投票和网上评选,本届论坛从报告和交流论文中评选出三名“论坛之星”,我有幸忝列其中。我的<<光学教程(第四版)电子教案>>获得最佳教案制作奖。


  作为“论坛之星”登上主席台领取荣誉证书时,我首先想到的是,今天的一切应归功于恩师姚启钧先生,我是在代姚先生领奖。先生有知,当可释怀。


事无巨细 真诚服务


  先生尽管早就有了教授身份,但他从不端架子,从不自傲,从不自命清高。无论教学内外的事务,无论大事小事,只要落在了他的头上,只要让他去做,他都任劳任怨,勉力做好。


  他曾经担任华师大物理系工会主席,这既是领导的信任,更是广大同仁的拥戴。如同教学工作一样,他依然认真对待,充分体现了他为事不轻慢、不马虎的做人原则。


  为了解决系里部分教职工生活困难,他在物理系创立了互助金制度,一人有难大家帮,一种好的风气也因此得以发扬。姚先生一向看重人的因素,他 知道工会的工作就是联系人、团结人、凝聚人,他做工会工作处处体现人性化的办事方针。每当年终,他和工会的同志们一起开展形式多样的活动,辞旧迎新,联络 感情。姚先生居工会主席之位的几年,群众颇有好评。


  姚先生在上海市物理学会任职期间,也是不辞辛劳,做了大量的工作。1955年,市里开展“和平利用原子能”的宣传活动。物理学会作为一个学科性的民间团体,责无旁贷地要参与其间。姚先生和复旦大学的卢鹤绂教授共同主持了这项工作,为原子能和平利用进行了科普宣传。


  当时成立了“上海市科联、科普原子能通俗讲座组织委员会”,姚、卢两位教授都积极参加。先生给广大干部、大中学生、部队战士以及工矿企业的工人职工作了许多场次的科普报告,破除了原子科学的神秘感,解除了“原子能就是原子弹”的坊间误会,提高了人民群众的科学认识水平。


  历史学家、中国史学会会长戴逸在回忆文章《我与交大》一文中说,大学强调学生一入学就接受各种名教授思想的熏陶。因此给一年级上基础课的都是名教授,教物理的是姚启钧教授。——可见当年姚老师给刚入学的戴逸上课,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特别要指出的是,姚老师给低年级上课特别认真,不是一下课就夹着皮包走人那种,他很讲究上课要与学生交流互动,他要传授知识、方法,他也要 传递思想、精神;他长于言传,他也善于身教;他懂得利用讲台上的教师的话语魅力去影响学生,去熏陶青年。姚先生几十年如一日坚持教书育人,他认为物理知识 固然重要,学会求知,学会做人,更加重要,而这一切,年轻学子都需要有人去指点去引导,在这方面教授应该具有责无旁贷的职责,必须身体力行,亲历亲为。


  姚老师受学生的欢迎和爱戴不是偶然的,这是他的精神、作风感染学生的必然结果。有些参加受教于姚先生门下的学生,今天在一起说起先生来,依然对先生充满了敬意,认为先生过去是,今天仍然是教师的榜样。


  导师已经鹤归,但先生那种立足讲台,潜心教学的作风,那种苦心专著,造福后人的精神,那种事无巨细,真诚服务的态度,将永远铭 刻在我的心中。我学到的不仅仅是恩师高超的师道,更有恩师言传身教的师德。恩师生前谆谆教诲的“业精”与“心诚”,将成为我永志不忘的座右铭。我也已到了 “古稀之年”,但在姚先生的英灵面前,我永远是一名小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