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与材料科学学院

克己奉公 甘为人梯 —— 记著名光谱学家郑一善教授

作者:潘佐棣发布时间:2014-09-10


【小传】


  郑一善(1910-1997),字子贞,江苏武进(今常州武进区)人,著名光学家。1932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1948 年获得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研究员理学硕士学位。自1932年清华大学毕业起至1992年从华东师大物理系退休止,从事高校教学与科研整整六十年。其间,先 后在浙江大学、大夏大学、复旦大学、暨南大学、交通大学、同济大学以及华东师范大学等十余所大学从事物理教学和科研工作。1952年院系调整,由同济大学 调入华东师范大学任物理系教授,并于1956年被评为二级教授。1952年至1982年历任物理系副系主任,上海市红外遥感学会副理事长,中国光学学会理 事、名誉理事。


  郑一善先生著有《物理学*光学三部》(1955年)、《物理学*原子物理三部》(1957年)、《分子光漂导论》(1963年)和《原子物理学》(1965年)等颇有见地、影响较大的专著。


  从20世纪60年代起,郑一善先生致力于光学与光谱学的教学和科学研究。在郑先生的指导下研制成功国内第一台红外分光计,并于 1964年获得教育部省属高校科研成果三等奖。并积极筹建恒温、恒湿、防震的光谱实验室,为开展红外、分子光谱研究创造实验条件。1980年在改革开放初 期十分重视学习国外先进科技成就,卓有远见地把国际上一流教授请进来讲学,把青年教师送到国外一流大学进修,开展国际学交流,为光谱学教学和科研培养了一 批骨干力量。1986年,华东师大分子光谱学专业被首批定为博士点,郑先生作为分子光学专业的第一批博士生导师。他曾先后获得物理学会、上海市高教局及国 家教委颁发的关于教学和科研“辛勤工作、成绩显著”、“教书育人、为人师表”等荣誉奖状。


【郑一善先生格言】


  余于学问之道,好学不倦,治学严谨;余于教学之道,主张理论与实际相结合。强调自力更生,培养学生独立工作能力。余操行纯洁。接物待人,严以律己,宽以待人;提携后进,谆谆教诲,不遗余力。余毕生信勤以补拙。赖勤奋而卒有所成。儿曹共勉之。


—— 郑一善《八十自述(示儿曹)》



热爱祖国,新中国成立前夕毅然回国


  郑一善先生是一位热爱祖国,思想进步,工作尽责,学有专长,悉心教学,提携后辈,受广大师生崇敬的好师长,好楷模。


  1948年冬,郑先生在获得美国俄亥俄(ohio)州立大学理学硕士学位后,前往纽约州克拉克逊(Clarkson)理学学院 任教。工作不久,便得到该校续聘增薪,获得一个比较稳定的职业,随即申请郑师母携儿女来美国。1949年5月26日上海解放,此时师母已办出美国护照,而 郑先生毅然决定辞去美国优裕的工作,返回祖国,投身百废待兴的社会主义文教事业。于49年6月9日乘Wilson号海轮从洛杉矶启航回国,当海轮驶抵日本 大阪港因不能直驶上海,遂转道香港,但当时香港与大陆间交通业阻断,只能在香港滞留一月余,后欣逢在港澳知名民主人士将前往北京参加共和国开过大典,才通 过友人介绍登上“大中华号”专轮,经辽东营口转乘火车去沈阳;再经天津最后抵达上海。郑先生回忆这段归国经历时,曾写道“(在归国途中)虽远涉重洋,历经 数月,并几经周折,但当我踏上营口港岸时,顿悟此身已履国土,真是欣慰无比。”他的赤子爱国之心实溢于言表。


  回国不久,1949年8月,郑先生即被同济大学聘任为物理学教授。在这期间,郑先生政治思想积极进步,关心国家大事,虽当时年 届不惑,还积极参加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活动,1950年初被同济大学物理系团组织收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团友。郑先生热爱共产党,尊重党的领导,生前多次表 达了向中国共产党靠拢的意愿。尽管在“文革”中受到磨难,仍坚信共产党,坚信社会主义。八十年代中期,他曾有入党的意愿,“待我的两个女儿学成回国,就申 请入党”。这是郑先生对党忠诚和热爱的表示。直到临终前,虽还不是党员的他,在昏迷中还要求党组织讨论他的后事。


中国分子光谱学的开拓者


  郑一善先生专长于光学、原子与分子光谱学,在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进修期间就对分子光谱进行了深入研究,并在美国一流杂志《物理评论》杂志上发表论文。回国后陆续发表了《原子物理学》、《物理学光学之部》等专著。1957年郑先生被邀去为复旦大学物理系光学专业学生讲授“分子光谱导论”课,这在国内是首次开设的分子光谱学专业课程,并发表了国内第一本《分子光谱导论》专著。


  五十年代初,华东师大物理系陆续进口一台德国蔡司Q24紫外摄谱仪(波长2000埃-4000埃);和蔡司红外单色仪,当时对 这二台仪器比较陌生,郑先生利用自己在国外学得的光谱实验知识,对二台仪器的光源、分光系统、探测系统……等在实验室亲自和青年教师、学生一起摸索、调 节,在他的亲自指导下,很快都熟悉了这二台光谱仪器的原理、结构和如何使用,还为高年级学生开出了高等物理实验。正如匡定波院士(五十年代青年教师)所 说:“五十年代初,我刚从交大物理系毕业,分配到华东师大时,当时对光谱仪器不熟悉,在郑一善老师指导下,一起研究摸索,德国进口的Q24石英摄谱仪,开 始熟悉光谱仪器的结构,对光源、狭缝、分光、摄谱、探测元件等系统有了解,这为我十几年后,从事研制红外光谱探测元件、红外探测系统的涉及等科研派上用 场,打下一定的基础。”


  1959年华东师大物理系组建了光学教研室,郑先生任室主任,致力于光学与分子光谱学的教学与科研,在他的指导下成立了由高年级学生参加的 光谱分析小组,除了亲自讲授光谱知识、红外吸收光谱基本测量、红外分光谱分析系统,其中包括,红外光源、分光系统、红外探测系统(热电偶)、信号放大系统 及记录等等。将其四十年代国外所学知识传授给学生。在当时大搞科研赶超英美的形势下,为了提高年青教师及学生的光学和光谱知识,在复旦大学周国庆教授(原 学部委员)和郑一善先生的倡议下,成立了复旦、华东师大、上海师大三校光学协作组,组织国内著名专家讲课,每月在市科学会堂举办一次讲座,内容有高等光 学、分子光谱、发射光谱分析、晶体光谱、应用光学等。提高了上海各高校光学专业教师的教学和科研水平,为国家培养一批光学专业人才打下了专业基础。


  当时由于种种原因,先进的科技信息和仪器受到强国的封锁,郑先生的专长红外分子光谱研究也受到缺乏先进的仪器和恒温、恒湿、防震实验室的限 制,无法开展工作。在艰难的条件下,和青年教师、学生一起,自力更生白手起家,查文献资料,利用土方法多次试验、试制成功了直径只有几毫米粗的稀土陶瓷棒 状红外光源——能氏灯丝,弥补国内空白,不仅自己实验室使用,还提供其他单位使用。在蔡司红外单色仪的工作基础上,决定自行设计研制红外分光计,指导青年 教师设计研制氯化钠棱镜,并手把手教会弟子磨氯化钠镜片,自制红外试样池,并设计热电偶探测器的电子放大器,调配接收记录系统,1964年试 制成功国内第一台红外分光计,获得教育部省属高校科研成果三等奖。在这基础上,1965年分光系统又由氯化钠棱镜改为红外光栅,仪器分辨率得到进一步提 高,这在当时都是全国首创的。为了创建红外分子光谱实验室,1964年郑先生不辞劳苦,找阅大量资料,设计了恒温、恒湿、防震的光谱实验室,这是当时全国 高校唯一的红外光谱恒温实验室。


积极推进与国际先进学术单位学术交流与合作


  郑一善先生既有博学明睿的目光,卓有远见地看到当今世界光谱学科的前沿——激光光谱的发展前景,又有宽阔高尚的胸怀,他当时想到的是如何尽 快地把教研室的年轻人培养成国家所需的顶尖人材,在定位今后教研室研究方向时,他不拘泥于自己所长的分子光谱学的专业方向,而选定了世界最新的激光光谱学 作为教研室研究方向。早在改革开放初期79年秋,郑先生就关注激光光谱学研究领域,瞄准美国斯坦福大学的肖洛(A.L.Schawlow)教 授的研究成果,看到了我们和世界先进科研水平的差距,首先要“请进来”,立即决定邀请顶尖专家肖洛教授来华讲学,于1979年9月份在华东师大办起了激光 光谱讲习班,由肖洛教授主讲,吸收全国几十所高校和研究所的科研人员参加,及时把这一先进学科介绍给国内的光谱研究的同行,为祖国培养了一批激光光谱专业 的研究者,为我国激光光谱研究事业开创了序幕。1984年,又一次请了肖洛教授来华东师大讲学并指导科研。还陆续请了著名激光光谱学专家霍尔 (J.Hoü)、亨斯(Hansch)和分子光谱学专家拉姆塞来华师大讲学和指导科研。郑先生通过这些世界著名专家直接和相关的学术单位和科研机构建立密 切联系。1982年6月郑先生应邀出席在美国召开的“第37届分子光谱学专题讨论年会”作为大会特邀的六个发言人之一,他作了有关华东师范大学在光谱学方 面研究成果的报告,受到与会者的高度重视。会后,他应邀访问了斯坦福大学,与肖洛教授洽谈有关科研协作的问题,此外,还参加了美国其他大学及科研单位,与 他们建立学术交流协作的关系。至今被我校聘为名誉教授的肖洛教授于1981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霍尔和亨斯二位我校的顾问教授于2008年同时获得物理 学诺贝尔奖。郑先生所推荐请进来的专家确是世界一流的。同时79年底,八十年代初,在郑先生的联系和推荐下送中青年骨干教师去肖洛和霍尔等世界一流实验室 去学习进修,先后共有十多人次,其中以肖洛和霍尔实验室关系最为密切。这一批送出去的进修教师学成后都已先后回国,成为华东师大光学教研室的业务骨干,使 华东师大光学教研室在全国激光光谱研究领域有一定的影响。至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光学教研室,在郑先生的领导下,中青年教师的勤奋努力,已具有一定的 规模,已成为现代分子光谱和激光光谱的硕、博士点,成为国内有影响的光谱研究基地。先后完成“高分辨激光光谱、分子定量光谱、原子和分子光泵受激辐射的产 生、位相调制光外差光谱、激光大气传输、大气污染的激光监制和色心激光等课题,成果丰硕,在国内外重要杂志发表一百多篇论文,若干专著出版。1987年 底,经同行审批和中科院批准与中科院光计所一起成立“中科院近代量子光学联合开放实验室”。


敬业爱生、教书育人的楷模


  郑一善先生是位克己奉公、勤学敬业、忠实待人、甘为人梯、为华师大光学组培养和扶植了一大批教学、科研有杰出成就的光谱学科骨干人才。他在 学术上作风民主,爱护和支持后辈成长,在决定光学组的学科研究方向时,郑先生胸襟宽阔,绝不拘泥于自己所专长的红外分子光谱专业方向,决定采纳青年教师选 择的国际先进学科激光光谱作为光学组学术研究方向。80年代世界银行贷款的使用上,郑先生毅然放弃购买朝思暮想的高分辨率红外分光光度计,而积极协助青年教师查资料、翻说明书,为光学组选择先进优良的激光光谱实验设备,为激光光谱实验室奠定了硬件基础,这种舍己为公、提携后辈的品德,深得光学组教师们的敬重和爱戴。





  郑一善先生治学严谨博学多才,不断学习和更新自己的知识,他先后讲授了新课《电动力学》、《分子光谱导论》、《红外和分子光谱》,直到九十 年代初,年过八旬还为博士研究生讲授新课《分子动力学》,向青年教师和研究生介绍系列的现代光谱学知识课程。郑先生嗜书如命,有新书好书必买,还常向外文 出版社推荐外文科技图书的影印。


  郑先生为人乐观豁达,待人接物严己宽人,和他接触过的学生教师都异口同声地称赞他是个“品德高尚的好教师”。他尊敬领导,爱护学生,平易近人。1958年我毕业后留校一直担任他的助教,无论是辅导《量子力学》课,还是《分子光谱导论》课,都受到郑先生的关心和培养。在他的指导下,我一个刚毕业的助教大胆且成功试讲了《量子力学》中的一章。辅导《分子光谱导论》时,他为了给我示范,亲自上习题课,使我受益匪浅。


  郑先生为人没有架子,关心爱护后辈,我们成了莫逆之交。九三年我离休后学习国画,他特请人买了本《朱屺瞻年谱画集》送给我。九四年郑先生踝关节还没骨折前,每年春节他都要来我家贺年,我对此深感不安,他却说:“我和你不只是师生关系,我们还是好朋友。


  郑先生是我们终身难忘的好老师。